电子秤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子秤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库拉湾海战第二次交火是怎么发生的最后谁赢了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7:55:29 阅读: 来源:电子秤厂家

库拉湾海战第二次交火是怎么发生的?最后谁赢了

虽然“海伦娜”号的中雷让美军队形一度混乱,但是转向完成后的美军舰队立即重新组织了战斗队形。此外,虽然“海伦娜”号的沉没给了安斯沃思少将一个警告,但是他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关注这件事,他首先要考虑抢占积极的阵位,攻击新出现的日军目标。2时07分,率舰队东向航行的安斯沃思少将右转30°取航向142°,7分钟后左转60°,取航向82°。

2时18分,他下令对南西南距离11600码外的日军第2运输队编队首舰“天雾”号(Amagiri)开始齐射。由于发现日本舰队正在右转,3分钟后,他命令 “Turn 3”,航向112°。通过这次机动,他再次取得了日军编队的T字头阵位。全部日舰处于美军全部军舰火力之下,而日舰只有第一艘船可还击。美军枪炮兵看见日舰目标纷纷中弹,燃烧爆炸。

在美军火炮的射击下,“天雾”号迅速被击中4发6英寸炮弹,破坏了前无线电室和电路系统。第2运输队指挥官杉野修一大佐立即下令右转,躲进了烟幕之中,避免了更大的损伤。不过同时,它也丧失了发射鱼雷的机会。编队中的2号舰“初雪”号(Hatsuyuki)处于炮火之中,瞬间被击中3次。虽然没爆炸,但是射击指挥仪和通信设备被打坏,舰桥操舵室也被摧毁,贯穿了1个锅炉和1条主燃料管;鱼雷发射管炸成麻花状,摧毁了3条鱼雷,杀死5人。幸亏全是哑弹,“初雪”号随后左舵,拼命开火还击。后面的“长月”号(Nagatsuki)和“皋月”号(Satsuki)因为看不见美军,自行穿越炮火航行,于2时20分到维拉(Vila)碇泊处,卸下士兵。在卸载中,“长月”号被1发6英寸炮弹击中。14分钟后,“天雾”号和“初雪”号赶来汇合。

2时27分,安斯沃思右转150度,朝西航行,但是找不到目标。在“圣路易斯”号发射照明弹后,檀香山零星地开火。雷达屏幕上只有自己的驱逐舰和“海伦娜”号的舰艏。2时35分,全体水兵听到 “所有火炮退膛”的命令――战斗终于结束。

而在与日军第2运输队的船只交战时,“尼古拉斯”号和“奥邦农”号驱逐舰也及时赶来。按照麦金纳尼的命令,“奥邦农”号在1万码距离上发射5枚鱼雷,但是敌舰刚好转向,没有鱼雷命中。“尼古拉斯”号的雷达屏幕上没有发现目标,因此没有开火。“拉德福特”号则一面向下沉的“新月”号开炮,一面机动躲避一艘后来被证实不存在的军舰,直到落后编队4英里。“杰金斯”号小心地按照安斯沃思的战术命令,但整个夜晚它都没开炮,因为该舰舰长一直在等待发射更多鱼雷的机会。2时58分,他对推测的目标发射鱼雷,没有命中任何目标。

2时30分之后,安斯沃思少将接到了日军全部撤走的报告,他急转弯取292°驶向槽海,7艘船离开“新月”号的残骸(也有可能是“海伦娜”号的船首)。“尼古拉斯”号对这个残骸发射5枚鱼雷,然后向前,雷达扫描韦拉湾(Vella Gulf),直到3时15分。“拉德福特”号减速到15节,用雷达搜索库拉湾,但是除了海滩上的目标,它的雷达在没有发现任何情况,于是该舰舰长罗姆瑟中校向安斯沃思汇报。安斯沃思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,而且巡洋舰的炮弹所剩无几,于是发电报给瓜岛航空基地的米歇尔(Mitscher)将军,建议天亮后派飞机攻击海滩上的目标(实际上没有船在那里,但是后来证实这个建议是歪打正着的)。现在安斯沃思转向东南东,退出战场。离开前,他指定麦金纳尼率“尼古拉斯”号和“拉德福特”号断后救援生还者。3时30分,他携胜利开往图拉吉军港。

救援

安斯沃思完成了任务,但是“海伦娜”号的官兵还在地狱中挣扎。该舰的一位轮机军官拿了充气救生服跳入大海。此前,他没有扔掉鞋子,以免登上珊瑚海滩时脚被弄伤,但是油污就象流沙,把他的鞋子弄没了。他无法抓住光滑的皮艇壁,手指也无法将救生服放在充气位置。好不容易他登上一个救生筏,看见许多人围在漂浮的船艏附近,一排齐射炮弹落在他们附近,分辨不出是友军还是敌军开的火。

“海伦娜”的舰长塞西尔在尽力组织救援工作。他组织了由3艘艇组成的分队,让这些人带着防水的闪光灯出去搜寻一下,为万一有救援船过来的时候做好准备。军官喊“Hip, hip hooray!”,带动大家一起喊,期望被友军听到。一些水兵吹起了口哨。3时41分,“拉德福特”号和“尼古拉斯”号停车开始派小艇实施救援,但海面上水兵很分散,天色又很黑,因此效果不好。在多数人获救前,船上交班钟响起时,“尼古拉斯”号的雷达发现西面8英里外有目标高速接近,不久“拉德福特”号又发现南面也有一个目标。麦金纳尼下令停止救援,并向安斯沃思请求援助。2艘驱逐舰蛇行绕过水中幸存者,打信号说:“坚持住,我们会回来的!”

雷达发现的是返回来准备再次发动鱼雷攻击的“凉风”号和“谷风”号。在1时59分时,他们暂时退却,高速航行到安全的水域重新装填鱼雷。他们用轨道手推车将甲板上的备份鱼雷装填进发射管,并简单地用空气压缩机给发射管加压。正常情况下这个操作程序只需20到25分钟,但“凉风”号的机关炮弹药库被击中,鱼雷兵在火场下工作,丧失了冷静和理智。这对于在摇晃的甲板上操作3吨重的鱼雷造成很大麻烦。由于一系列的令人发疯的错误,等到鱼雷军官汇报可以再发射时,整整花了1小时15分钟。因此他们返回时,美军巡洋舰已经撤走。对“海伦娜”号幸存者幸运的是,这两艘日本驱逐舰没看见“尼古拉斯”号或“拉德福特”号。所以他们在雷达上短暂现身后,认为所有敌舰和“新月”号都沉没,满意地撤退。接着“拉德福特”号和“尼古拉斯”号继续返回实施救援,而安斯沃思也终止支援麦金纳尼的行动,继续返航。

尾声

在安斯沃思穿过湾顶痛击日军的时候,日本部分运输队已经将货物和1600名士兵送上了维拉。到美军巡洋舰退出战场为止,日军仅付出1艘驱逐舰的代价。但是“长月”号没有雷达的引导,快速离开维拉以北5英里的班巴里港(Bambari Harbor)时,于2时46分搁浅。“皋月”号企图实施拖带失败,在凌晨4时放弃了它,陪伴受伤的“初雪”号从布满水雷的布莱克特海峡(Blackett Strait)撤退。两舰顺利回到布因基地。

此外,日军第2运输队的旗舰“天雾”号选择了一个有些冒失的方向,它从4时45分离开锚泊地,沿科隆班加拉东岸向北航行。5时15分它听到“新月”号幸存者的呼唤,并看见他们在油污中挣扎,于是停车救援。同时“尼古拉斯”号和“拉德福特”号正在北西北13000码外救援美国水兵。尽管双方都尊重对手,但这不是绅士的战争。2艘美国驱逐舰的雷达在“天雾”号停车前发现了对方。5时18分,他们也被“天雾”号发现。杉野修一大佐下令停止救援行动,朝西北方向以最大速度航行。2分钟之前麦金纳尼就采取了相同的处置,全部武器都对准了目标。5时22分,“尼古拉斯”号在8000码的距离上齐射半数的鱼雷。5时30分,“天雾”号用同样方式还击。他们都很幸运,美国鱼雷从“天雾”号的首尾穿过,日本鱼雷从“拉德福特”号舰尾后方15英尺处穿过。谁也没占到便宜。

5时34分,日军开炮,美军在“尼古拉斯”号发射的照明弹指引下,击中“天雾”号中部(日方资料为5时33分中弹,而且认为是中弹3分钟后发射鱼雷反击,有2枚命中美军巡洋舰。关于鱼雷和开炮的问题存疑,至于鱼雷击中目标那就是子虚乌有了),炮弹破坏了射控电路和无线电发报室。日本舰长不敢恋战,迅速施放烟雾撤退,被美军误认为重创。

其间,另一支运输队的“三日月”号和“滨风”号一面卸载物资和人员,一面警惕地注视着远处天空炮火和爆炸形成的闪光。他们也经布莱克特海峡撤退。“望月”号花了超过1小时去卸载,因此当它开始撤退时已经5时了(美方资料为6时,以日方资料为准修正)。在甲板上的编队指挥官折田常雄中佐(注:莫里森《二战美国海军作战史》中写明是大佐,实际经日方资料查证为中佐)选择库拉湾靠近科隆班加拉海岸的航线,期望是安全的。但是美军的雷达发现了它,同时天亮也让麦金纳尼的水兵第一次清晰地看见对手。“假如狗娘养的想要战斗,我们就击沉它!”“尼古拉斯”号上的水兵安迪希尔(Andy Hill)嘀咕着。放弃救援之后,大约在6时10分(根据日方资料,“望月”号遭炮击时间推测),他们在5英里的距离上朝对方开火。在短暂的交火之后,双方都中了不少近矢弹。6时15分,“望月”号发射了1枚鱼雷然后消失在自己施放的烟雾里,修理炮塔和鱼雷管的损伤。美军也一样躲进了烟雾里。

麦金纳尼惊讶于有如此之多的敌人漂浮在库拉湾内,但是他知道假如他停留,也许会遇到空袭。此刻,它的甲板上还有745名“海伦娜”号的生还者。所以6时17分,在留下4条小艇和志愿者继续救援之外,“尼古拉斯”号和“拉德福特”号转向东南,高速驶向图拉吉。

现在只剩“长月”号呆在科隆班加拉海滩,他们船员比“海伦娜”号的生还者更不幸,因为天一亮,美军飞机就会来轰炸。在7时15分之前,科隆班加拉海滩监视哨看见有14艘次救生船离开该舰。10时10分,美军11架SBD俯冲轰炸机和10架TBF鱼雷攻击机在15架战斗机掩护下杀到。丧失机动能力的“长月”号仅能靠高炮和7架零战掩护。它被炸中,同时,4架零战同时做了殉葬品。一个下午,几架B-25将它炸成火海,它的弹药库在水中爆炸。一些船员仍然呆在船上,直到次日早晨才转移到维拉。至此,海战彻底结束。

钢丝网骨架复合管

iso认证费用多少

收购电子料

军事展出租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