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秤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子秤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宗庆后娃哈哈的守望者dd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0:07:47 阅读: 来源:电子秤厂家

宗庆后:娃哈哈的守望者

“达娃开战”一周年

2007年4月3日,一篇题为《宗庆后后悔了》的报道拉开了“达娃之争”的序幕,并迅速在媒体的关注中升级。

一年来,宗庆后与范易谋刀来剑往,进行了数个回合的争斗。其间,地方政府以及商务部的表态进一步推升了事件的关注度和影响力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2007年11月下旬,法国总统萨科奇访华,“达娃事件”一度成为中法两国领导人会晤时的话题之一,让这一企业之间的商业纠纷上升为政治话题。

在这场风波中,宗庆后当属核心人物,被置于旋涡中心。支持他的经销商尊他为“民族英雄”;反对者称他是“狡诈的流氓”;对手则断言他“将在诉讼中度过余生”……一时间,一个倍受尊敬的企业家沦为非议泥淖中的“悲情大佬”。

就这样,宗庆后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;与此同时,他身后的娃哈哈——中国最大的饮料生产企业,似乎也走进了风雨飘摇之中。

一年过去了,达能与娃哈哈之争是否有了新的进展?宗庆后将采取什么新的应对策略?这场风波对于娃哈哈2007年的业绩有着怎样的影响?

2008年3月5日,宗庆后带着18份议案走进了“两会”会场。3月10日,《新财经》记者带着读者关心的话题,对宗庆后进行了专访。

2008年3月10日上午11时,《新财经》记者赶到北京新大都饭店,宗庆后正在二层会议室参加浙江代表团的讨论。随行的新闻官提醒他专访时间已到,他转身走出会场,向记者大步走来。

一件普通的浅蓝色衬衫,一条黑色西裤,一双白边黑布底鞋,眼前的宗庆后,就是一个朴实而平和的普通老头。此时,最显眼的,是他胸前佩戴的鲜红色的人大代表胸卡。

“你好!我们到楼下谈。”宗庆后跟记者打了个招呼,随即与记者一同来到一楼的采访区。由于紧邻通道,环境有些嘈杂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宗庆后的谈话兴致。一落座,他就点燃了一支香烟,做好开说的准备。

记者抬头,发现宗庆后眼睛里布有血丝,头发也略显凌乱。也许是连日紧凑的会议安排,让他看起来有几分疲惫。但真正让他累心的,想必是持续了一年,但仍看不到结局的“达娃纷争”。

整个采访过程,宗庆后很平和,没有论战时的剑拔弩张,就连回答最牵动他神经的敏感问题时,也没有过分激动。但是,他言语中流露出的坚定,让记者感觉到,他就是娃哈哈的一个忠诚卫士。

圈套还是教训

2007年4月3日早晨,杭州娃哈哈集团新闻发言人单启宁正在前往上海的高速公路上。按照计划,他去上海是向娃哈哈的一些生意伙伴馈赠新茶。就在这时,他接到了一个记者打来的电话,然后一个接着一个,带给他的是同样的信息:娃哈哈出大新闻了。

一篇标题为《宗庆后后悔了》的新闻报道,犹如一颗深水炸弹,让达能与娃哈哈之间的矛盾开了锅。宗庆后对于这篇报道可谓耿耿于怀,他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,“如果没有那篇文章,也许我们会在谈判的框架中继续。没准现在这个矛盾早已解决了。”

报道的核心事件是:达能提出以40亿元人民币的低价强行收购娃哈哈旗下所有非合资公司51%的股权。理由是:在最初合资39家公司时,合资协议规定了“娃哈哈”这一品牌只能归合资企业所有,其他企业不得使用。

这让娃哈哈的创办者及掌门人宗庆后十分忧心,也十分恼火,直呼:“我们陷入了它(达能)精心布置的圈套。”

所谓“圈套”得从十年前双方开始合作说起。

1996年,准备奋战全国市场的娃哈哈集团在上市未果的情况下,四处寻觅资金,最后相中了进入中国已有十年历史的法国达能集团。达能通过与香港百富勤合资成立外资企业,收购了娃哈哈集团旗下39家公司的51%股份。亚洲金融风暴之后,香港百富勤在境外将股权卖给了达能,使达能跃升到了51%的绝对控股地位。

合作时,双方签署了《商标转让协议》约定。让宗庆后没有想到的是,正是合同中一项看似不经意的条款,致使娃哈哈在日后陷入了被动。条款的内容是:“中方将来可以使用(娃哈哈)商标在其他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上,而这些产品项目已提交给娃哈哈与其合营企业的董事会进行考虑……”“这一条款简单说,就是娃哈哈要使用自己的商标生产和销售产品,需要经过达能同意或者与其合资。”宗庆后事后才意识到这一条款的威慑力。而在当时,如果不是无意间忽略,那就是对于后果严重估计不足。 1999年前后,由娃哈哈职工集资持股,宗庆后建立了一批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。这些企业也在生产娃哈哈品牌的产品。这正是达能提出强行并购的根源。

达能突然提出强行收购,宗庆后不服,他认为,这是达能故意使出的伎俩。因为这些产品生产和销售,达能不可能不知道,之所以一直没有反应,直到现在提出吞并,这是外资并购国内行业领先品牌的惯用手法。 对于娃哈哈商标的归属,宗庆后态度一直强硬。他曾对媒体表示,《商标使用许可合同》实际上是一个变相的商标转让合同,“我们是商标所有权人,使用商标为什么要你同意?我认为(这一条)必须要修改。”并表示:“最坏的打算,我们也可以另打个牌子。你39家企业控股,让你去管理,如果管理亏损,可以终止合作,商标又回来了。”

回顾这一年来的风风雨雨,宗庆后深切地感受到了“51%”的力量。他说:“这次纠纷之前,都是我说了算,尽管我控股49%,没有感觉到达能这个51%的力量。纠纷出来之后,才感觉到51%的问题来。这确实是一个很深刻的教训,以后法制观念一定要增强”。“天上是掉不下馅饼的,还是要靠自己。当年借合资换资金、换管理、换技术的愿望都落空了,还是要像老祖宗说的,订好规则,先小人后君子。”谈及往事,宗庆后颇有些感慨。

民族大义VS 契约精神

采访中,宗庆后对记者表示,“毛泽东思想在管理上还是有很大借鉴的。”这从他对达能的这场“斗争”中可见一斑。 开战伊始,宗庆后便为这场利益之争树起了“保护民族品牌”的大旗,这对于因为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而民族自信心大增的国人来说,无疑具有巨大的煽动力。

健力宝等中国知名民族企业纷纷发信驰援,甚至有专家高声呐喊:“民族品牌到了最危险的时候!”

宗庆后的后援团还有一股重要的力量——娃哈哈的经销商们。只要宗庆后振臂一呼,他们便以最大的能量投入到娃哈哈品牌的保卫战中。这也是宗庆后敢于贸然与达能对抗的一张王牌。事发后,娃哈哈的员工和经销商们撰写了近百篇讨伐达能的宣言,足见这股力量的强大,也足见宗庆后在娃哈哈体系中的影响力。

在过去二十年里,宗庆后从来没有离开过市场一线。他几乎主持了娃哈哈所有的营销会议,参与了每一次新品推广和市场策划,每年在全国各地巡回的时间超过200天。宗庆后是一个极富情商的企业家,与经销商亲如兄弟。在经销商大会上,宗庆后常常亲自给每一个到场的经销商敬酒,让经销商们感念不已。 宗庆后把民族情感、公司利益、经销商利益和自己个人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,大家一起“同仇敌忾”。

宗庆后高呼“民族大义”,让达能骑虎难下。然而,这样的举措也招致了一些质疑。

跟踪娃哈哈十多年并撰写了《非常营销》一书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就曾表示:“在我看来,宗庆后之诉求颇有可商榷的地方。因为,自始至终,达能并无大错。当年协议白纸黑字,如果真的埋有‘机关’,也只好怪自己眼睛不亮,怎么可能有推倒重来的道理。而试图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来推动其事,则更令人担忧和不应该了……”

对于缺乏契约精神,宗庆后并不认可。采访中,他多次强调去年辞去娃哈哈合资公司董事长时写给达能的“檄文”中的观点:正是他尊重契约,赢得信任,娃哈哈才有今天;正是他尊重契约,才会造成在娃哈哈商标转让中形成“阴阳合同”。而达能,则撕毁了这一切。他认为一些法律学者质疑“娃哈哈阴阳合同欺骗国家于前、不愿尊重规则合同于后”的契约缺失,是不客观的。

而眼下,他对于外界的评论已不再关心,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把以前的事情梳理好,把法律证据找清楚。“和谈也好,走法律程序也罢,最终还得依据事实真相来解决问题。”

纠纷对娃哈哈影响几何

回首“达娃”纠纷,宗庆后承认这件事确实牵扯了他不少精力。与此同时,是否也影响了娃哈哈的业绩以及市场声誉?对此,宗庆后予以否认。他说:“传统想法里,认为吃官司不大光彩,会对品牌产生负面作用。这个观念要转变,打官司是文明社会解决商业纠纷的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办法,大家有理说理嘛。”他进一步补充说道:“发展是第一要务,去年还是取得了可喜的成绩。”

在宗庆后提供的一份资料上,记者看到,2007年娃哈哈集团(包括合资公司)共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、利税50亿元,上缴税金20亿元,分别比上年增长38%、56%、63%.宗庆后特别强调,“尤其是营养快线,由2006年的26亿猛增到了2007年的60亿,势头多好啊!”

据宗庆后介绍,娃哈哈创建二十一年来,始终保持着年平均增长70%以上的发展速度。到去年底,娃哈哈已累计完成销售收入1168亿元、向国家上缴税金81亿元。全国有25个欠发达地区、5000多家公司、数百万人,因为与娃哈哈合作而改变了面貌。

与让他揪心的“达娃纷争”相比,宗庆后显然更愿意谈论娃哈哈的成绩和市场前景。“去年11月,我们专门在杭州黄龙体育馆,拿出400多辆奔驰、宝马、丰田、帕萨特等轿车奖励经销商。现在,公司年销售2000多万元的大老板已有十几个了。可以说,娃哈哈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宗庆后兴奋地表示,下一步,娃哈哈除了加快在全国各地的布局、开发更多的新产品以外,还准备在今年将企业的一部分上市。“之前娃哈哈迟迟未上市,现在我要加快娃哈哈的发展速度了,上市有利于把主业做得更大。上市后,娃哈哈不仅会冒出更多的百万富翁,而且还会冒出亿万富翁。”

尽管一再否认官司对于娃哈哈的影响,但事实上,宗庆后已经开始做两手准备。其设于浙江海宁的娃哈哈昌盛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推出了以“启力”为商标的一系列产品,没有“娃哈哈”的标记。这是他在为自己设计退路吗?

“(官司)有利也好,不利也好,都要做准备。”宗庆后没有否认。

最新进展:先赔礼道歉,后谈合作 此次参加“两会”,宗庆后带来了18份提案。其中,一份题为《关于调整引进外资政策的建议》的提案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宗庆后提出,政府应通过立法或强制手段,对外资在华并购进行必要干预,防范外资对国内产业形成垄断。这也是他去年提案的一个重点。

问及连续两年提出此项议案,是否与达能纠纷有关。宗庆后否认的同时,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“当时我们不是求着和它(达能)合资。合资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对我们技术没有帮助。它陆陆续续才投资13亿,结果收回30多亿。”

他说,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,包括法国,都对外资并购本土企业进行国家安全审查。我们国家,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机构。企业并购会不会导致垄断?会不会伤害消费者的利益?会不会伤害同行的利益?没有机构对诸如此类的问题进行评估。在今年“两会”上,这一话题引起了很多代表和委员的关心。

采访最后,宗庆后坚定地表示,不管谈判如何进行,“娃哈哈”将永远是中国人的。

就在采访结束后的第五天(3月15日),记者从娃哈哈方面获悉,宗庆后与范易谋又坐到了谈判桌前。双方此次谈判的焦点有两个:一方面,宗庆后要求达能就攻击性言论道歉;另一方面,协商组建新娃哈哈集团上市、双方的股份比例和利润保障等问题。据宗庆后透露,达能在新的合作方案里,想把娃哈哈非合资公司和现有合资公司整合组建成一家新的公司,实现上市。在股权结构上,双方各持股份40%,余下的20%作为公众股。同时,达能希望收购“娃哈哈”非合资公司资产的报价是发行价再优惠50%,对于这样的要求,宗庆后说他无法接受。他称,达能只有先赔礼道歉,才能继续谈后面的合作。由此看来,双方的交战仍在继续…… (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)

废土行动破解版

量子特攻qq登录版

腾讯qq游戏大厅下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