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秤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子秤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流坏水传奇凤凰原创大赛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59:05 阅读: 来源:电子秤厂家

“文革”期间,汽车队每天必开的班前会叫“早请示”;班后会叫做“晚汇报。”其内容是学“毛选”、背诵“老三篇”,长年累月天天如此!大家感到乏味无聊,便集在一起名为开会,实则“神侃”;会后,班组长向上级“谎报军情”例行交差完事。

我所在的班组有个司机名叫刘怀顺。他四十来岁,细高挑,穿一身劳动布工作服;头戴一顶军便帽。黧黑的胖脸,鼻梁上老是戴一副墨镜。这人好“侃”,几乎每天的“两会”都是他唱主角,他所讲的故事,大都是他“过五关斩六将”的恶作剧,可谓是坏水多多。所以,大家根据他的大名刘怀顺的谐音,背后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流坏水。”至于他的坏水怎么个流法,且听他自述的两则小故事。

一南辕北辙,惩治车夫

深秋的夜晚。一辆中型卡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。强烈的汽车灯光,撕破了夜幕,惊飞了枝头的宿鸟;轰鸣的马达声,吓断了小桥流水下的蛙鸣。左右两行密集的树干,夹道交织的枝冠,被大灯照射得如同一条隧道长廊。道路虽然不是很宽,只能容纳两车交会,但在夜间行驶,无人无车,倒也清静。

流坏水手抚方向盘,哼着小曲,感到格外惬意。这趟送货任务,一往一返规定两天时间。他当晚到达目的地,卸完车,只在旅馆眯了一觉,凌晨1点钟便开车往回返。他计划早晨回到单位交差后,便去农村老家赶赴婚宴。所以,临近本市境内,他不走国道抄近路,走乡间公路大约还能节约半小时。

黎明前的夜色最为浓重。淡淡的晨雾开始蔓延开来。车灯的光束似乎有些受阻。远处灰蒙蒙的一片。但是,此刻的乡间公路上,人、畜皆无,即使是全速疾驰,也不怕碾死横穿的野兔。忽然,流坏水发现前方隐隐约约有辆马车同向前行。于是,他老远就用远、近灯光交替闪烁,示意前方马车靠边让路,以便超车。(夜间开车,超车不能鸣喇叭,只能用远、近灯光交替闪动示意)但是,那辆马车却无动于衷,依然不紧不慢地在公路中间游哉悠哉地前行。直到汽车与马车首尾衔接,流坏水才看清楚:原来马车无人监管,车把式正蒙着大衣躺在车厢里酣然大睡!

这趟任务连夜往回赶,本想早晨到家去赴婚宴,岂知却遇到了拦路“虎。”大灯闪烁无效,于是他紧摁喇叭,力图惊醒车把式靠边让路。然而,尽管喇叭声声连续不断,那人却是雷打不动高枕无忧——大概是深更半夜起得太早,困极了。那马也是置若罔闻、我行我素,马车依然不紧不慢地行走在路中间。这可把流坏水气得七窍生烟!如此慢慢跟行,恐怕连黄花菜都凉了,岂不误了大事?他真想停车拽起车把式痛打一顿,方解心头之恨!但又一想,单对单强攻,自己未必能是对手。光棍不吃眼前亏,还是“智取”为上。于是,他那满腹的坏水沸腾了,最终他下定了决心,把车靠边停下了。

流坏水下了车,借着灯光,疾步奔到马车前方,随手拽紧马笼头,逼住了马车的去路。那马倒也听话,乖乖地跟着陌生人原地调转了180度。刘坏水一撒手,那车循着原来的老路又往回家的方向返。大概是老马识途,知道回到家中会有草料吃,所以,走得更欢了!

流坏水目送着原路返回的马车,聆听着喀、喀、喀的马蹄声渐去渐远消失在夜幕里,他心花怒放了。心想:这马车起五更赶夜路,一定也是想在天亮之前赶到市里去拉货。但是,再累再困也不能嗜睡不管马车呀!睡吧,天亮之前准能回到自家的大门口!

流坏水笑了,笑得双肩都在抖动。

二、母鸡罹难,“岳母”遭殃

流坏水回到单位交完差、洗过澡,匆匆换上礼服,骑上自行车,欢天喜地的去老家赴喜宴。大约10公里的路程,中途要穿行几个自然村。

他下了公路驶进村,依然把自行车蹬得飞快。

正是秋忙季节,公社社员们都在田间或打谷场上忙碌。街上冷冷清清,唯有鸡群在街心寻觅、啄食秋车散落的谷粒。见到突然疾驰而来的自行车,一个个被惊得四散逃逸,怎奈鸡多慌不择路,流坏水左拐右躲,车轮蛇行,不料前轮一下碾倒一只老母鸡,他这才被迫下了车。只见那只被碾过的老母鸡躺在路上,紧蹬双腿痉挛不止,扑棱着翅膀拼命挣扎,嘎嘎嘎地惨叫了几声,脖颈后仰,不动了,顺着口角涌出的鲜血淌了一地。

流坏水这下傻了眼。心想:“遭了!”悔不该措施不当没使刹车,酿成惨案!俗话说: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。出了车祸碾死老母鸡,经济赔偿天经地义!自认倒霉吧。

就在这时候,鸡的主人——一位白发苍苍、满脸沟壑的老太太,扭着“小脚”奔出小院,见自己的老母鸡壮烈牺牲了,就像摘了她的心肝肺,哪肯善罢甘休?她一手拽住自行车的后托架,一手戳点着流坏水谴责理论。不依不饶非要索赔一只活鸡不可。

流坏水乐了,向老太太说自己不会跑。对《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》还是懂得的。他心想,从市场上买只老母鸡也就是三、四元的价格,他自认掏腰包赔偿5元已经够意思了。可是,老太太却说,她那心爱的老母鸡正处在产蛋高峰期,二年将要下多少蛋?所以一定不能少于40元!刘坏水一听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这不是讹诈人吗?幸好,老太太没把鸡生蛋、蛋生鸡、鸡再生蛋的计算方法用上,不然,倾家当产也难以偿还!但他又转念一想,农家的日子确实很艰难。一个壮劳力在生产队劳工分,每天所得只不过才2、3角钱。年终结算,除了能够分到全年口粮外,所分红利寥寥无几,甚至有的农户还要超支。平时购买油、盐、酱、醋大都凭借母鸡下蛋支付,母鸡屁股就是农家的小银行呀!老太太心疼老母鸡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是,如此漫天要价也太离谱了!可是,老太太却说:“你们工人阶级,每月都关饷,这点钱不费吹灰之力!”其实,工人那点薪水也是捉襟见肘,文化大革命十年不涨工资,每月只拿四、五十元工资的职工比比皆是,谁家不是拉家带口?亲朋好友结婚随礼,多则十元,少则五元也能赴酒宴。今天,流坏水就是去参加外甥的婚礼。俗话说“娘亲舅大”,他是上宾自然要出“大血。”所以,他怀揣40元准备上喜礼,以示“鹤立鸡群”挣足面子。岂知路上却出了“车祸”!照老太太的天价赔偿鸡款后,无钱上喜礼;想回家去借,老太太非要扣下自行车不可,免得肉包子砸狗——一去不回。真要步行回家再去取钱,一往一返,恐怕已是午后斜阳,岂不误了大事?万般无奈,他和老太太讨价还价,最终极限:如果流坏水要死鸡,回家自食,陪付35元;不要死鸡,只付30元,当场交清,各走各路。刘坏水的眼睛在转动,心中的坏水在涌动。他要假戏真唱实施缓兵之计,以麻痹老太太的警惕性。他说他甘愿要死鸡,只当35元买了一只天价鸡回家享口福。老人见刘坏水就范,心中喜不自禁,终于松了紧握车架的手。流坏水弯腰拎起鸡腿,在空中掂量着体重,然后无奈地叹口气,把死鸡牢牢夹在后托架上。继而去摸胸兜准备付钱。老太太正在喜滋滋地等候接钱。不料刘坏水突然来了个“张飞大偏马”,骑上自行车驮着死鸡逃跑了。

老太太先是一愣,继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立即紧追不舍。怎奈小脚女人举步维艰,两脚颤颤跛跛如倒蒜,哪能追得上如飞的自行车?但她那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却传得很远很远:“站住!截住他!我的老母鸡……”

虽然村子大,街道长,但正是秋收大忙季节,各家各户大都“铁将军”看家,只有村头打谷场上,社员们正在忙碌着。听到老太太的呼喊声,立即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。循声望去,只见老太太遥遥追赶自行车,口喊堵截。大家立即意识到:非抢即盗!岂能袖手旁观?于是,众人很快排成“一”字型,横挡在路中央,截住了流坏水的去路。瞬时,自行车被社员们包围了:有的拉住左右车把;有的拽紧后托架……流坏水不愧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“老油条”,他应变能力强,即兴发挥快,虽然落了马,但他面不改色,气不长出,在人群漩涡核心,满面春风地抱拳向众人回环致意:“父老乡亲们别误会,那是我的老岳母。今天我来给她报囍——我的老婆——她的女儿生了个胖小子,老人家非要杀鸡给女儿补身子。杀了一只,非要追我再杀一只拿走不可。我不忍心,那是正下蛋的母鸡呀……”大家听明了真像,都乐了。是呀,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,哪个不心疼女儿?女儿喜得贵子,老人把心肝拿给女儿都舍得!同时,大家也都夸赞女婿有孝心,不忍心让丈母娘多破费。这样的家务私事谁好意思再介入?于是,人们松了手,包围圈很快解散了。

流坏水笑容可掬地抱拳向大家致谢,然后骑上自行车溜了。

等老太太赶到打谷场,向乡亲们讲明真相后,大家都惊呼不已!只见流坏水惶惶如惊弓之鸟,急急如漏网之鱼。就像赛车场上的骑手:弓腰伏背、摇头晃尾,把自行车蹬得贼快,贼快,转眼之间,在乡间小路上,逐渐变成个小黑点消逝了。

老太太含着眼泪喃喃道:“我的……老母鸡……”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